您的位置: 乌海信息港 > 旅游

一个老租户眼中的群租

发布时间:2019-07-01 20:15:02

  一个“老租户”眼中的群租

  小何是河北人,2008年来到北京打工,曾经当过服务员、吧管理员。现在小何在中关村做电脑维修工作,和几个同事租住在四环外的一个城中村中。尽管房间条件非常简陋,但小何笑称这已经是“改善性住房”,近20平方米的单间摆放了4张床铺。之前他租住的地方还不到15平方米,却挤下了六七个人,而且连卫生间都没有。说起群租,小何称自己是一个老租户,在北京的5年多时间一直是在群租。小何告诉,他身边的同事、朋友多数都是群租户。主要的原因就是他们收入都比较低,一个月两三千块钱,如果租一个好一点的房间,连一个月租金都不够。所以,只能选择群租来摊低租房费用。尽管群租可以大大降低租房成本,但同时也带来生活上的诸多不便,甚至是安全隐患。小何说,之前一起住的室友作息时间都不一样,常常是刚睡着就被吵醒,一年多都没睡个踏实觉。但比起发生的火灾,睡不好觉也都是小事了。就在前几天的一个早上,屋子里一块充电的电瓶发生爆炸,把屋内的东西都给烧了,包括小何给客户修理的几台电脑,他总共赔了人家2万多块钱。小何说,好在人没伤着,现在想想都后怕,群租房一般都没什么消防设施,发生大的火灾后果不堪设想。正是因为群租存在的各种治安、消防隐患,北京不久前专门出台治理群租的有关规定,规定要求:出租房屋人均居住面积不得低于5平方米,每个房间居住的人数不得超过2人(有法定赡养、抚养、扶养义务关系的除外)。但小何认为实施起来难度会比较大。他说,群租户都是低收入者,不住在这里还能住那里?加之许多房东、中介受利益驱使,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监管自然就比较难。小何建议说,政府除了加强对群租的治理和监管,还应该想更多的办法让这些低收入者能够租住到便宜、安全的房子,这样群租的问题才会解决。“我和我的朋友都渴望着有一天能过上不会天天被吵醒、不用起大早抢着用厕所、不再提心吊胆的生活。”新华社公磊摄[1][2][3][4]下一页小何是河北人,2008年来到北京打工,曾经当过服务员、吧管理员。现在小何在中关村做电脑维修工作,和几个同事租住在四环外的一个城中村中。尽管房间条件非常简陋,但小何笑称这已经是“改善性住房”,近20平方米的单间摆放了4张床铺。之前他租住的地方还不到15平方米,却挤下了六七个人,而且连卫生间都没有。说起群租,小何称自己是一个老租户,在北京的5年多时间一直是在群租。小何告诉,他身边的同事、朋友多数都是群租户。主要的原因就是他们收入都比较低,一个月两三千块钱,如果租一个好一点的房间,连一个月租金都不够。所以,只能选择群租来摊低租房费用。尽管群租可以大大降低租房成本,但同时也带来生活上的诸多不便,甚至是安全隐患。小何说,之前一起住的室友作息时间都不一样,常常是刚睡着就被吵醒,一年多都没睡个踏实觉。但比起发生的火灾,睡不好觉也都是小事了。就在前几天的一个早上,屋子里一块充电的电瓶发生爆炸,把屋内的东西都给烧了,包括小何给客户修理的几台电脑,他总共赔了人家2万多块钱。小何说,好在人没伤着,现在想想都后怕,群租房一般都没什么消防设施,发生大的火灾后果不堪设想。正是因为群租存在的各种治安、消防隐患,北京不久前专门出台治理群租的有关规定,规定要求:出租房屋人均居住面积不得低于5平方米,每个房间居住的人数不得超过2人(有法定赡养、抚养、扶养义务关系的除外)。但小何认为实施起来难度会比较大。他说,群租户都是低收入者,不住在这里还能住那里?加之许多房东、中介受利益驱使,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监管自然就比较难。小何建议说,政府除了加强对群租的治理和监管,还应该想更多的办法让这些低收入者能够租住到便宜、安全的房子,这样群租的问题才会解决。“我和我的朋友都渴望着有一天能过上不会天天被吵醒、不用起大早抢着用厕所、不再提心吊胆的生活。”新华社公磊摄前一页[1][2][3][4]下一页小何是河北人,2008年来到北京打工,曾经当过服务员、吧管理员。现在小何在中关村做电脑维修工作,和几个同事租住在四环外的一个城中村中。尽管房间条件非常简陋,但小何笑称这已经是“改善性住房”,近20平方米的单间摆放了4张床铺。之前他租住的地方还不到15平方米,却挤下了六七个人,而且连卫生间都没有。说起群租,小何称自己是一个老租户,在北京的5年多时间一直是在群租。小何告诉,他身边的同事、朋友多数都是群租户。主要的原因就是他们收入都比较低,一个月两三千块钱,如果租一个好一点的房间,连一个月租金都不够。所以,只能选择群租来摊低租房费用。尽管群租可以大大降低租房成本,但同时也带来生活上的诸多不便,甚至是安全隐患。小何说,之前一起住的室友作息时间都不一样,常常是刚睡着就被吵醒,一年多都没睡个踏实觉。但比起发生的火灾,睡不好觉也都是小事了。就在前几天的一个早上,屋子里一块充电的电瓶发生爆炸,把屋内的东西都给烧了,包括小何给客户修理的几台电脑,他总共赔了人家2万多块钱。小何说,好在人没伤着,现在想想都后怕,群租房一般都没什么消防设施,发生大的火灾后果不堪设想。正是因为群租存在的各种治安、消防隐患,北京不久前专门出台治理群租的有关规定,规定要求:出租房屋人均居住面积不得低于5平方米,每个房间居住的人数不得超过2人(有法定赡养、抚养、扶养义务关系的除外)。但小何认为实施起来难度会比较大。他说,群租户都是低收入者,不住在这里还能住那里?加之许多房东、中介受利益驱使,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监管自然就比较难。小何建议说,政府除了加强对群租的治理和监管,还应该想更多的办法让这些低收入者能够租住到便宜、安全的房子,这样群租的问题才会解决。“我和我的朋友都渴望着有一天能过上不会天天被吵醒、不用起大早抢着用厕所、不再提心吊胆的生活。”新华社公磊摄前一页[1][2][3][4]下一页小何是河北人,2008年来到北京打工,曾经当过服务员、吧管理员。现在小何在中关村做电脑维修工作,和几个同事租住在四环外的一个城中村中。尽管房间条件非常简陋,但小何笑称这已经是“改善性住房”,近20平方米的单间摆放了4张床铺。之前他租住的地方还不到15平方米,却挤下了六七个人,而且连卫生间都没有。说起群租,小何称自己是一个老租户,在北京的5年多时间一直是在群租。小何告诉,他身边的同事、朋友多数都是群租户。主要的原因就是他们收入都比较低,一个月两三千块钱,如果租一个好一点的房间,连一个月租金都不够。所以,只能选择群租来摊低租房费用。尽管群租可以大大降低租房成本,但同时也带来生活上的诸多不便,甚至是安全隐患。小何说,之前一起住的室友作息时间都不一样,常常是刚睡着就被吵醒,一年多都没睡个踏实觉。但比起发生的火灾,睡不好觉也都是小事了。就在前几天的一个早上,屋子里一块充电的电瓶发生爆炸,把屋内的东西都给烧了,包括小何给客户修理的几台电脑,他总共赔了人家2万多块钱。小何说,好在人没伤着,现在想想都后怕,群租房一般都没什么消防设施,发生大的火灾后果不堪设想。正是因为群租存在的各种治安、消防隐患,北京不久前专门出台治理群租的有关规定,规定要求:出租房屋人均居住面积不得低于5平方米,每个房间居住的人数不得超过2人(有法定赡养、抚养、扶养义务关系的除外)。但小何认为实施起来难度会比较大。他说,群租户都是低收入者,不住在这里还能住那里?加之许多房东、中介受利益驱使,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监管自然就比较难。小何建议说,政府除了加强对群租的治理和监管,还应该想更多的办法让这些低收入者能够租住到便宜、安全的房子,这样群租的问题才会解决。“我和我的朋友都渴望着有一天能过上不会天天被吵醒、不用起大早抢着用厕所、不再提心吊胆的生活。”新华社公磊摄

  原标题:一个“老租户”眼中的群租

  原文链接:

  稿源:新华

  作者:

  前一页[1][2][3][4]

新行业小程序
定做微商城开发电话是多少钱
免费自己制作小程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