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乌海信息港 > 网络

叶永青画个鸟

发布时间:2019-05-14 21:29:54

叶永青“画个鸟”

《雀神怪鸟——叶永青2012》在龙门雅集开幕。

“不断重复画鸟对我有超乎寻常的意义,因为这是对我候鸟般生活的记录。这个时代已经进入倒计时,所有人其实都要面对的,你所做的一切都是有压力的,有一种迫切的关系。在大理的时候,你会觉得离这样一个倒计时比较远一点。或者说你没有在这个跑道上,可能暂时没有感觉到你是个运动员。”

——叶永青

云南方言“雀神怪鸟”形容为人处事的特异风格和另类出格的举止状态,昨天在上海思南公馆龙门雅集画廊开幕的叶永青个展就以此为题,旨在说明近期以“画个鸟”却拍出高价而引起众多质疑的当代艺术家叶永青的出生地云南对其前半生持续不断的影响,也可以视为叶永青生命观的另一个面相。

持续至5月31日的《雀神怪鸟——叶永青2012》展出叶永青近年新作近20幅。除部分仍延续过去以鸟叙情风格(如《飞》《单飞》《泽国》《忧郁》)的作品外,多幅更偏向中国文人冶趣的花鸟山水之作如《仿赵佶腊梅山禽图》《双鸟》《画鸟·镜心》及一幅4米乘1.5米的山水画《仿吴镇芦花寒雁图》此次也将展出。

叶永青以尺幅的表征向中国传统山水作品靠拢,也以同样形式的构图和叶永青式的笔法结构中国山水间的意趣:寥寥几笔画出的鸟,线条粗糙;画布上的行笔就像墨迹未干四下散去的笔触,挑战着观者通俗意义上的审美趣味;图像扁平化,以黑白色为主,灰淡的画布似中国画的宣纸。

这种故意把图像线条仿真如同中国书法的精心涂鸦,更像是一种出于无意识的涂写。但它们生产的过程,在时间和空间上的处理,却又属于西方油昼的表现方法。叶永青想表达的就是对陈旧绘画方式的嘲讽,他如此精心费力画出的东西,看起来却如此简单潦草。某种意义上,他已经把艺术看做一种制造“不习惯”的方式,包括艺术家们所说的用“不断地尝试新的情境、不同的情境”来制造这种“不习惯”。

“不断重复画鸟对我有超乎寻常的意义,因为这是对我候鸟般生活的记录。”叶永青说起云南对自己的意义,“在北京,在我们熟悉的城市里,你自然就进入到我们所说的那个系统里面,包括文化的系统、艺术的系统,还有要从事的系统;这种系统一般都跟这些体制、跟现在这个社会的节奏有关系。这个节奏迫使每个人都变成运动员,要面对的就是一个倒计时。今天我们的时代感在强烈提示我们,这个时代已经进入倒计时,所有人其实都要面对的,你所做的一切都是有压力的,有一种迫切的关系。在大理的时候,你会觉得离这样一个倒计时比较远一点。或者说你没有在这个跑道上,可能暂时没有感觉到你是个运动员。或者你已经不是个运动员。”

飞鸟素来是传统表达中漂泊不羁、超然物外的意象,但叶永青的“鸟”似乎来自西方式的涂鸦,有些“反作用”。这个展览或许意味着叶永青下一个转型阶段的到来。

心电监护仪
广州销售光缆
河南金水电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