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乌海信息港 > 娱乐

周杰伦演逆战把姿态放低了我在尝试妥协

发布时间:2019-07-03 01:40:21

周杰伦:演《逆战》把姿态放低了 我在尝试妥协

周杰伦

周杰伦

周杰伦  执行/屈天鹏 采访、撰文/李森 摄影/童梦 助理/何纯《 精品购物指南》封面服装/Simon Gao、Just Cavalli

所谓逆流而上,重点在于“逆”——这个字,仿佛周杰伦入行十多年来的注脚,在顺风顺水的表象下充当着奠基石。是他,一反不咸不淡的情歌潮,以初出茅庐的果敢唱红了中式RB,又让“中国风”遍刮华语乐坛;也是他,不信邪地涉足影视,靠《头文字D》和《不能说的秘密》枪毙声声质疑。他的每一次逆袭,都像威力十足的霰弹,看似无关野心,实则呼风唤雨。也罢,毕竟后娱乐时代,只有他把自己武装成了郎心如铁的“异见分子”。

罗大佑惋惜他“什么都来,越走越娱乐”,姚谦(微博)则感慨“他身后背负了整间公司的运作,不拼不行”。他笑:“我从来没想过要当劳模,也没想过走上神坛,多少年前起,集中在我身上的唇枪舌战就不少,但我只是在做我自己。”

低姿态的破发

本月19日,周杰伦和谢霆锋主演的影片《逆战》即将上映,导演是将后者成功送上金像奖影帝宝座的林超贤(微博)。在林导看来,总是对“本色”二字念念不忘的周杰伦,其实大有脱胎换骨的可能。拍摄过程中,他们约法三章,该狼狈一定要狼狈,该脆弱一定得脆弱,该写实不能不写实,“限度地服从调度”。事实上,无论那一条,周杰伦执行起来都颇感为难,“我的形象一向以好看为主,就像我打篮球,得分不管,姿势一定要OK。我拍戏也一直有这样的原则”。

生活中极少受惊,甚至“刻意压制”的周杰伦原本不太乐意释放内心的恐惧,他不太理解把脆弱展现给观众的必要性,“有一场戏,林导一声令下,霆锋鼻涕都哭出来了,我想‘哎,何必’呢。”但慢慢地,他意识到这种不加美化的镜头语言有其独到之处,“可能大家对我的定义就是歌手,所以这部戏,只要能摆脱歌手的影子,我就成功了”。于是,他提前数周健身,吊威亚从高楼垂直下跳,在无舱门的直升机内打斗。“跳的那幕戏拍了四条,还下着雨;直升机也是左摇右晃,椅垫都甩飞出去了,我还没系安全带,那种紧张是真的,很卖命。”到后来,苛求完美的他主动请求“再给我一次机会”,因为他意识到,豁出去了,才有可能打破过去给人留下的“歌手混戏”的印象。

从“有所为有所不为”到“豁出去”了的周杰伦,我们等了五年。这期间,尽管他的银幕形象一直在往成熟硬朗的方向行驶,但鲜有如《逆战》般的大幅进化。“以前都是演自己,自然到不行,这一回就很不周杰伦,我已经把姿态放低了。我在尝试着妥协。”

(以下简称记):这几年你的戏明显变Man了,是因为你觉得年纪到了需要调整和变化吗?

周杰伦(以下简称周):刚好也符合本身的年纪吧,但《青蜂侠》不算,他比较类似儿时的英雄人物,有点圆梦的感觉,《逆战》应该算粗犷的一部。

记:那林导给了你怎样的调教?

周:越狼狈的镜头导演越喜欢(笑),然后惊慌失措,一定是非常惊慌失措才行。因为我不太容易受惊,现实中我会刻意压制,但林导要求释放出内心的恐惧,这比较困难。(他提的要求你都满足了?)基本上吧,我也想摆脱固定的银幕形象,一开始就让人入戏,不像《黄金甲》,还有笑场。

记:老实讲,《逆战》里的角色适合你吗?

周:某些部分适合,某些不太适合。不太适合就是我说:“哎导演,我真的哭不了,我不能哭到流鼻涕,鼻涕流下来之前可不可以先帮我剪掉?”霆锋就不在意这样的细节,他执着于角色,一切都很到位。这是我跟他的区别,我可能比较爱面子,也顾虑到歌手的形象,很多事情不能做。好比床戏,11年唉,我坚持不拍。我不知道这坚持是对是错,我只觉得我有所坚持。

记:但你不觉得不计形象的自我颠覆比较容易受到肯定吗?比如张柏芝演妓女、莫文蔚扮丑、娜塔莉·波曼演精神分裂。

周:我想过我想过,但是……这部戏已经算很大的突破了,哎。

记:我也想知道,比如你跟朱延平导演已经合作两次了,但两部片子都属于有票房无口碑型的,你为什么老接他的戏?

周:其实跟朱导合作,是非常轻松的,因为他允许演员自己去表达;然后他很容易妥协,我说:“导演,这边弄一个这样的好不好?”他说好。而且剧情和剪辑师有关系,初剪和成品间是有水分的,这也是为什么《不能说的秘密》时我把自己搞得很累,我不放心。我也蛮为朱导叫屈的,他并没有说拍得不好,你看之前的郝邵文、金城武,台湾早的喜剧片就数他厉害。大家不要先入为主,抛开偏见,去包容每一部片子,应该是这样。

记:林导呢?你左右不了吧?

周:他清楚自己要什么。比如配音,我觉得这边应该要带感情的,类似内心独白,配上音乐,大家肯定就哭了。那导演说,不,他觉得万飞(周杰伦剧中饰演人物)很坚强,没有任何苦痛,毫不感性……(你是感性的人?)嗯!所以换我的话,我不会抓我哥,我会跟他一起逃亡。(你是头一次这么努力地把周杰伦藏在角色背后吧?)哎,真有这种感觉。以前我觉得成功的演员是把角色演得像他自己,表示你到了一种境界。

高调的创作欲

如果说周杰伦在电影方面的成绩尚不足以支撑他言论上的底气,那谈及音乐,他便着实称得上“一言九鼎”,只不过,他并不在意这份资格。年轻时,他也曾因不满,写歌回应金曲奖的偏颇;等评委会向他抛出橄榄枝示好,他又改换了心态,试着同行业的游戏规则和平共处。对于嘉奖,他早已拿得起放得下。

新专辑《惊叹号!》去年年底问世时,评论界哀鸿遍野。歌迷说:“以前是很难挑出一首不好听,现在是很难挑出一首很好听。”围绕他创作能力的质疑,以及自我重复的声讨,几乎成了他每一张新专辑问世后的必然。对此,他玩笑道:“一般我只挑好的评论读,不好的我都屏蔽掉。”

“说我‘自我重复’就代表这个人不懂了。《惊叹号!》是我所有专辑里突破多的一张,光《水手怕水》,就混搭了百年前的爵士乐加嘻哈饶舌,目前华人还没有做过。‘重复’的概念应该是说我常常在玩多元化和混搭,大家会觉得‘这首歌怎么跟之前的一样?’我就是故意一样,因为我用了同样的背景音乐写出不同的旋律。音乐是玩出来的,不管我再做多少张唱片,肯定还是会有人站出来指责,但这就是我的风格,我也不怕人家说。之前有人讲他完全不知道我在写什么,那高雄演唱会,我就用膝盖写首歌给你看,算是个回应吧。”

至于引发热议的“装嫩卖萌”,周杰伦解释道,自己珍惜成为两代人之间共同回忆的机会,“一家人来听我的演唱会,想起来就爽。”30岁的人,20岁的装扮,“越活越过去,逆生长其实也蛮屌的。”签唱会上,18岁的少年叫他“杰伦哥”,而后自我介绍,说9岁时曾和他同台表演。他一惊,回家查视频,恍然大笑,“时间过得好快,我当年有个9岁的歌迷,再坚持10年,等他28岁,也许有了自己的小孩,父子俩都喜欢我的歌,这就是我做音乐的动力。”

记:电影上你能妥协,音乐就不是了吧?

周:对对对。(那你怎么看待“自我重复”?)应该说我张专辑就推出了“满汉全席”,如果我张来一碗牛肉面,第二张来一顿牛排,第三张来一笼蟹黄包,估计大家就会觉得,“哇,一直都不一样。”但我不是这样,我张就把所有菜都端出来,每张专辑我只是在增加新菜色。旧的菜好吃,我何必换掉?对,这是我的原则。

记:风格的固定,按理说应该是让人放心的标志,像费玉清,一张嘴谁都知道费玉清来了。

周:没错,多少年前我就知道会这样,我算想明白了。

记:现在还称得上创作的旺盛期吗?

周:音乐上我没有压力哦(大笑),因为它是我的武器。创作呢,我也没碰到过瓶颈,我正处于创造欲满格的状态,不知道怎么那么多人说我江郎才尽。反正,趁现在能写的时候赶紧写,不保证那一天我就突然没有想法了。

记:一直听说你是工作狂,把周围的人都盯到崩溃?

周:也不是很想,但我实在不放心。其实做事方法不分什么优劣对错,我只是选择了让自己更舒服、更习惯的而已,你要说这算劳人伤己,也OK,谁叫我才是老板(笑)。

记:你希望自己永远年轻吗?

周:当然,我希望像谭咏麟(微博)一样,永远25,不,我是永远的18岁。有时看到台下的歌迷来来去去,他们会长大、恋爱、结婚,再看我自己,突然觉得我好像在演《暮光之城》,不老的吸血鬼。

采访手记

前来拍摄时,周董身边跟了四名黑衣彪形大汉,把守在更衣间门口,两蹲两立,阵势十足。周董当天的情绪明显不错,对时装搭配的造型很是满意,拍摄过程也极尽配合之能,好比把西装外套甩到后背搭肩的动作,他重复了近50次。粗略看片后,一旁的助理问道,为什么周董的动作和表情永远只有那么几个?答案很简单,这几个动作,是经过无数实战得来的“万无一失”的标准。对总有着“放不下”情结的他来说,好看、耐看是他绝不轻易松口的防线,这也解释了他在某些方面看起来过于保守的原因。他坦言在导演、演员、歌手间,受用的角色反而是MV导演,时间紧、见效快、容易掌控,很符合他性格中“控制欲”的部分。11年,这位30多岁的天王,就是靠了一股引发热议,又让争吵止于他的才华的劲儿,才做到了于迅速更迭中屹立不倒。管他“逆”大于“顺”还是别的,我们的时代,毫无疑问需要周杰伦。

有赞微商城平台怎样
小程序应用
蛋糕微信营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