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乌海信息港 > 汽车

公孫子都有十五貫的好運嗎

发布时间:2019-06-06 12:16:50

  《公孙子都》,有《十五贯》的好运吗

  这是一部注定小众的电影,它拍的是百戏之祖昆曲,昨天在北京举行全国首映式。首映式开始前,操持整个仪式的电影家协会工作人员显然对昆曲还很陌生,一边按名单与演员对号入座,一边自嘲“我对戏曲太不熟悉,今天补课来了”。对昆曲同样陌生的还有央视电影频道主持人经纬,首映式开始前她一直在一边默默背诵串台词,但上台时终于还是对着稿子一串往下念,这样不会因为生疏犯错。

  沒有明星,沒有緋聞,沒有人放話炒作以吸引眼球,甚至沒有鮮花和禮炮,浙江昆劇團十年磨一劍、九易其稿的戲曲電影《公孫子都》的全國首映式,在北京電影廠不遠處的一座寫字樓安靜舉行。與會的主演、投資人和評論家都文質彬彬,即使是指出電影存在的毛病,也先客氣地說,有一點小問題,但瑕不掩瑜。這是演慣古人、研究古人的文化人標簽,得謙虛,得尊重前輩,得遵禮守禮,不囂張不逾矩。

  不追求大片快意

  一招一式才是昆曲魅力

  电影《公孙子都》根据浙江昆剧团获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的同名舞台剧改编而成。和舞台剧一样,电影主演都是浙江昆剧团演员:团长林为林演男一号公孙子都,他英俊又年少气盛,不满主帅屡次抢他风头,在战场上鬼迷心窍暗箭杀了元帅,后负疚自杀;朱延芬演子都妻子颖姝,作为元帅的妹妹她深爱子都,得知丈夫是杀哥哥的凶手后,只有自杀;胡立楠演深谙权谋之术的郑庄公;程伟兵演祭足大夫,恨公孙子都杀人但又不能依法办他,就常常拿话讽刺子都……

  这样的题材,其实非常吻合商业大片的要求。首先它有打戏,而且又有美男子,还有感情纠葛。

  电影开头就是战争场面,两军血战,子都求胜心切,不顾元帅命他殿后的将令,拍马上战场助阵。可以想像大片里男主角骑在马上,面对潮水一般的敌兵,只身策马闯入,一杆铁枪挥过,鲜血四溢,夕阳落在英雄身上更衬得男主角高大威猛威风凛凛……但戏曲电影不想叫观众看这些。公孙子都骑马、拿枪、冲锋、杀敌,战场的惨烈,气氛的紧张都体现在演员身上,演员身形起伏之间的配合,就是过千军万马的快意。

  “这就是昆曲神奇的地方,公孙子都骑马,林为林不需要牵一匹真的高头大马翻上去。他只要手握一根马鞭,马疾驰,马失前蹄,马踌躇不前,这些精致的细节都能表现。演员身上这些一招一式,都是老祖宗磨了几百年传下来的,林为林的‘朝天蹬’(指一手捧一条腿笔直踢过头部,身体成一直线静立)要练几十年,这些才是戏曲电影要给观众看的。”《公孙子都》导演森岛说,为此他特别注意拍摄演员的表演身段,这些都是可以永远留给子孙后代的。

  昨天首映式完后,随即举行了《公孙子都》研讨会。与会专家中国戏曲学院教授路海波特别赞赏这部电影的内涵,它讲的是传统伦理道德中“礼”的力量,一念之贞成人,一念之差成鬼,做了坏事即使胜王败寇,依然逃不掉内心的日夜拷问。电影结尾处,林为林唱:“不想人前遮羞度余生”,他选择从城墙上跃下,用鲜血清洗罪恶。但他也知道,即使用血洗了,也逃不掉身后骂名。这就是道德叫人敬畏的力量。

  “这样一出戏对现实特别具有参照意义。”路海波说。戏曲对人的影响和教化在古时非常重要,现在还能纯正地保留在电影中非常难得。影片中讲的故事,可以当作安抚人们焦躁急迫心灵的一则寓言。

  不指望收回投资

  只想推广昆曲

  浙江昆剧团之前也拍过两部昆曲电影:1956年的《十五贯》,由剧团辈“传”字辈艺人周传瑛、王传淞等主演;1979年的《西园记》,由“世”字辈艺人汪世瑜、沈世华等主演。时隔20年,林为林他们这一辈演员再推电影《公孙子都》,但这时昆曲的世道已不似以前的满园春色、无尽繁华。他们得担心有没有人会去看这部电影。

  “华夏电影发行公司对我们这部电影有信心,因为之前这部戏在北京高校巡演时反响热烈。”导演森岛说。11月16日电影还将在杭州剧院举行浙江首映式,而电影进入院线放映的时间还在磋商,大约会在12月份进入各大影院。

  距今近的昆曲电影可能是杨凡的《凤冠情事》,2003年曾参加威尼斯电影节,但看过的人寥寥可数。浙江昆剧团显然不希望有这样的结局,他们想借这部电影《公孙子都》,吸引更多人关注昆曲,票房的成败输赢却在其次,“我们把昆曲拍成电影,除了传承需要,还想向更多人推广昆曲。我们没有指望从票房中收回投资。”森岛说。

  出席首映式的中国电影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康健民则表示,戏曲电影可以走二线市场,比如农村有些地方,想看戏还看不到,剧团的大戏想去看又没条件,这样戏曲电影就是一个的渠道。他还表示浙江省有望与相关电影家协会携手成立一个戏曲电影制片厂,专门制作戏曲电影加以推广。

痛经小腹痛有什么方法
痛经小腹痛有血块
有什么方式缓解痛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