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乌海信息港 > 养生

神州租车发行5亿美元债券进军专车始末

发布时间:2019-03-14 03:12:47

1月29日,神州租车在香港发行5亿美元债券,2020年到期,年息为6.125%。就在1月28日,神州租车宣布在全国60大城市同步推出“神州专车”服务,并在全国范围开展为期一年的免费首乘。

神州租车董事会主席兼CEO陆正耀表示,先期针对新客户的投入将不低于25亿元,并且已做好“烧大钱”的准备,额度没有上限。陆正耀的预计,快三个月、晚半年,神州专车就要争到市场。不了解始末的媒体人纷纷惊呼神州租车“趟混水”、“凑热闹”。

其实,神州租车是专车老兵,为这迎接专车合法运营的这一天等了将近4年。并且在宣布进军专车之前做了充分的资金准备:2014年9月,神州租车通过上市及超额配售募集资金31.9亿(39.9亿港元);2015年1月6日,通过一项信托计划获得6亿元资金;1月23日,通过融资租赁获得3亿资金额度;加上1月29日宣布的5亿美元,神州租车在5个月内获得大约11.6亿美元资金。

人算不如天算,陆正耀两度丢掉在握的先机

2005年陆正耀归国,创办了联合汽车俱乐部(UAA)试图填补汽车后服务市场的空白区。车主填写个人及车辆的基本信息,在车屁股上贴个黄色的“UAA”标志就算入会了。会员在联合汽车俱乐部的合作商家洗车、维修、保养、购买汽车用品时可以享受优惠。

2005年8月开张的联合汽车俱乐部,当年就在北京发展了25万会员,引起投资圈关注并获得联想投资(据说金额达800万美元)。其后,联合汽车俱乐部发展迅猛,2007年末会员达到200万,那一年北京机动车保有量为313万。 放在移动互联当道的今天,不就是汽车后服务O2O嘛,200万车主,估值得几美元吧,只可惜因“早产”了五年而夭折。

联合汽车俱乐部发展不起来,陆正耀、刘二海终下定决心进军汽车租赁。在联想等投资机构源源不断的资金支持下,神州租车的车队规模一路扩张。截至2014年三季度末,神州租车自有车辆达5.7745万辆(不包括特许多加盟商拥有的车辆),其中4.15万辆投入短租运营。短租车、长租车平均购置价格分别为10.1万元和15.7万元。

稍微了解汽车租赁业务的人都知道顾客对配驾(意即配备驾驭员)有刚性的需求,而按照现行法规只有出租汽车公司才能提供这种服务。于是,几乎所有汽车租赁公司都或明或暗的提供这种服务,神州租车也不例外。当年神州租车执行副总裁姚军红表示:“自驾租车24小时只能租用一次,代驾一般以8~9小时为时限一单,每天可做3~4单,因此,自驾一天的收入与代驾相差3~4倍。”

2011年,央视2套播出《调查汽车租赁行业灰色经营》的节目,以暗访的形式全程曝光了一嗨租车的“带驾服务”(也就是俗称的“代驾服务”)。此后,一嗨租车停止了面向个人的代驾服务,而面向企事业单位的商务代驾业务仍在低调进行,甚至没有一个公开的中文名称。只能在招股文件中发现“Car service”这种服务。招股文件称:截至2014年6月30日,我们有1000多辆汽车及司机在中国57个主要城市,包括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提供Car service;2013年营收的33.4%来自此项服务。

2011年,月17日,神州租车宣布从即日起全面停止代驾业务。一批辛辛苦苦赢得的大客户被放弃,包括壳牌、LG等500强公司。

神州租车“搭便车”

几乎与一嗨租车被曝光、神州租车放弃代驾业务同时,易到用车横空出世。成立于2010年的易到用车,采取的是不租门店、不买车的轻资产模式,它的口号就是“将租车不买车进行到底”。与一嗨租车相比,易到用车更加激进。

后来好几年,被戴上“黑车大本营”帽子的易到用车连个同行都没有。直到Uber入华,易到用车才松了一口气。

2014年,滴滴、快的通过打车软件大战迅速获取了大量用户,进而以“共享经济”名义推出专车服务,大量私车家加盟,出租车汽车公司利益受到冲击。

2015年1月8日,交通部放话肯定专车服务是一种创新,但严禁私家车投入专车运营。

如果说陆正耀感叹当年因为“胆小”而砍掉代驾业务,对一嗨租车心生羡慕。一嗨租车羡慕的对象则是那些更加大胆的公司,比如“不买车、没有门店”的易到用车、PP租车等。1月下旬,一嗨租车CEO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考虑尝试P2P业务”。

易到用车的探索、一嗨租车的坚持、滴滴快的的大张旗鼓,终于主管部门承认了过去在传统汽车租赁公司普遍存在的带司机用车服务的合法性,神州租车重拾专业务是搭了“小伙伴”的便车。

其实立法的滞后是必然的,《民航法》不可能出现在飞机发明之前。创新者与政府博弈或能会成为牺牲品,而不敢越雷池一步则没有存在的意义。

神州租车进军专车的经济账

运营一家汽车租赁公司,绝不只是买车那么单。

首先,要设门店方便顾客取车还车。截至2014年9月低,神州租车在全国70个主要城市有714个直营店,在167个中小城讪有210个加盟店。这些门店的租金是一笔很大的开销。

其次,京东把冰箱送上门,服务就基本结束了。而顾问取了车,神州租车的服务才刚刚开始。抛锚了得求援、事故了要处理,神州租车一方面上及呼叫中心听取顾客需求,另一方面要下配置大量人员随时准备出动解决问题。由于面临的问题非常复杂多变,且涉及顾客安全及车辆安全,对线下人员的素质要求不低。人力成本自然高。

根据招股文件提供短租交易宗数及直接运营成本,可以算每宗交易的运营成本。例如2011年完成88.5万宗短租,直接运营开支1.51亿元,则毎宗短租交易的直接成本为170.7元。同理,2013年为362.9元;2014年1季度为421元!

2014年前9个月,神州租车平均日租金收入为277元。假如均价10万的短租车运营18个月后能卖5万元,每日折旧算费约为93元。可以算出,租期两天及两天以下时,神州租车连直接运营费和折旧都赚不回来(大约亏损50元)。租期长,神州也不见得能占到什么便宜。假如顾客从北京租辆车开到拉萨,一路上需要神州服务的可能性比在北京城里转可大多了,任何服务不到位的地方都会被吐槽。

与短租相比,专车服务则是冰火两重天。2014年上半年,神州租车短租车队单车日均收入仅为171元;而同期一嗨租车Car Services车队,单车日均收入达600元,为神州的3.5倍。别忘了,神州还为每宗交易付出了400多元的直接运营成本!

神州租车真正对手是谁?

当政重之门向租赁公司专车业务敞开时,

神州租车发行5亿美元债券进军专车始末

神州租车是的受益者。特别是在北、上、广、深等限制上牌的一线城市,神州租车的资源优势非常明显。

目前,神州租车在北京有1.3万个汽车牌照,陆正耀表示“未来都将会与专车共享。”也就是说,只要顾客有需求,北京6.6万辆出租车之外要以增加1.3万辆合法合规的专车!

滴滴、快的、易到不论花多少钱,都不可能在北京、在自己的名下拥有1.3万辆汽车。要么“顶风”继续使用私家车、要么从神州等大大小小汽车租赁公司租车。前些天,“滴滴收份子钱”闹的沸沸扬扬。其实上是因为滴滴用了租赁公司的车,再招募司机跑专车,租金总得有人出吧?滴滴没有从中赚钱,反而对司机有所被贴。但是,用租赁公司的车跑专车显然不是长久之计,滴滴还不按照与京东合作的模式与所有租赁公司合作!

在私人用车领域,神州专车的对手是正规出租司机。#到了检验北京6.6万辆出租车是否够用的时候了#

在商务用车领域,神州专车的对手则是千百万私家车主。假如商务用车的需求比较稳定,企业完全可以通过招聘“带车司机”的方式解决(北京地区,司机带加一部中档车每月费用约1万元),与使用神州的专车相比,至少有两重好处:

一是,车型和司机固定,与使用本公司车辆在感觉上没有差别。

二是,灵活、方便。安排司机晚上9点到机场接总经理,飞机晚点三小时,有什么好说的,等着呗。

事实上,许多企业已经在这样做了,下图是某招聘站在北京招带车司机的截图(共有数百条之多)。

与滴滴、易到相比,神州租车的1.3万辆车很牛,但在北京500多万车主面前就是沧海一粟了。如果不能提供过人的服务,企业多半会选择带车司机。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